Anya Braginskaya

这里洛汐,欢迎勾搭扩列

【铁虫】好梦如旧6

“那个男人留下的是灵魂。他的身体并没有一起留下啊。”Parsley看着Peter,“幼崽,别怕,你快过来,我来解决他!”

“kid?她是谁?”Antony感觉到了Parsley对他的敌意,转瞬间战甲加身,一把把Peter护在怀里。银白色的战甲,看得Peter一愣,“Mr.Stark?你的战甲……”

“我就是我。”Antony搂紧怀里的小孩,“你别想把他从我身边带走。我就是他唯一要找的人。我是唯一的那个。”

“嘿,放松。额。。我是说,你现在快要把他勒死了。”Parsley怂了怂肩膀,“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话,你请便。”

Antony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激了,他赶紧松开Peter,“kid,你还好吗?我,我只是太紧张了。你知道的,我不能失去你。战甲的事我一会会和你解释的。”

Peter在Antony的注视下晕乎乎的点头,拜托,有谁能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拒绝要求啊!Parsley恨恨的咬手绢,唾弃她主人的没骨气,裁判呢?那个花心大萝卜他犯规!

“总之,我们要先离开这儿。”Parsley听到那个该死的男人在引诱她的主人。“等等。在我确认你是谁之前,你别想离开!”她有点头疼,关于她新主人可能是哪个地主家的傻儿子这件事。

“你有没有想过,他不一定是你要找的那个Stark?你穿越的是平行空间,那里面甚至会有无数个一样的人。但是他们的灵魂是不同的。”Parsley苦口婆心。

“额,我们该出去了也。”Peter看着Parsley,“他应该就是我要找的人。”Parsley拗不过Peter,只能把他们送出去。但是摊上这么个主人有什么办法?那个人明明就不是啊。唉。关键时刻还是得靠她。Parsley叹气。

小句子2


铁虫:Choose your last words

This is the last time

'Cause you and I, we were born to die.

那么选择你最后想说的话,

这是最后的机会

因为我们本就难逃一死。

                     Lana Del Ray    Bron To Die


解语花:时光重叠在年少的我,青衣水袖唱的一曲。弹指间岁月老了红颜,不知你可否回忆起。

                                     安九   社戏


GGAD: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您要去斯卡布罗集市吗?

Parsley,sage,rosemary and thyme 芜荽,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代我向那儿的一位姑娘问好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她曾经是我的爱人。


毒埃:某个雨夜我随风飘荡,

摇摇飘落在你窗前,

从此期待着,

在每一天看见你的脸

那一瞬间

星月回旋

肩下眺望雨中人间

勿相忘

扶桑树下彼此的相见


露中:I'm scared that you won't be waiting on the other side

我只是害怕彼岸那头没有你在为我守候

Everytime I close my eyes

每次我闭上眼

It's like a dark paradise

就仿佛置身暗夜中的天堂

No one compares to you没有,没有人可以替代你

                        拉娜徳雷    Dark paradise










【白罐虫】Marry Christmas



又名,奶爸白罐教你如何带着熊孩子(划掉)小天使度过一个完美(并不)的圣诞节


这算是洛丝罗瑞恩的番外 @烟火里的尘埃 你的点梗哦~


Antony刚刚进门,一团小小的身影就扑了过来,“daddy!daddy!Marry Christmas!”


Antony就势接住了小男孩儿,“现在还没有到圣诞节呢。小呆瓜。你怎么又不穿鞋子?”看到男孩光溜溜的脚,Antony皱眉,“就算有地暖,你还是会感冒的。下次你再穿着睡衣不穿鞋子乱跑,我就马上给你娶一个后妈回来!听到没有?”


Peter点头如鸡啄米,“明白了明白了,daddy,我明天想和你出去玩儿。可以吗?”Peter睁着他的大眼睛看着Antony。


Antony觉得他带Peter到一个乱哄哄的地方,这个危险指数他可以打满分。


然而——

“daddy!快来!过山车!”Peter死命拽着Antony的袖子,还蹦哒着他的小短腿儿。“我觉得我穿战甲带你飞都比这个好玩儿,小笨蛋。”Antony兴致缺缺,他真是想不明白他干什么要答应他。他,Antony Howard Stark,世界首富,居然沦落到要来看娃当保姆的地步。他绝对当时是脑子抽了。Friday立刻善解人意的回答,“Sir,据我的数据库对你和 Peter之间的对话的分析,只要Peter看着您提出要求,你几乎没有拒绝过。”Antony觉得这个AI简直就是要成精的节奏。


在Antony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身边的奶团子丢了。他顿时冒出了一身冷汗,“Friday!快!搜索Peter的位置!”“Sir,结果显示他就在您身边。”Antony摸到口袋里硬硬的什么东西,突然想起来他忘记把定位手环给Peter戴上了。


Peter现在的年龄是六岁,他还到没有成为能力出众的蜘蛛侠,他现在可以被随便的什么人抱走。他随时会有危险。Antony等在过山车的出口,一波又一波的人过去,他没有找到Peter,Antony终于不耐烦了,他召来战甲,直接飞到空中找人。


Kathy今天难得假期不加班,她突然想起来小时候妈妈带她来的游乐园,就买了门票进来了。她在玩完跳楼机以后,坐到长椅上准备休息一下,结果她看到一个长得人人都想捏一把的小可爱坐在长椅另一头哭鼻子 。“嘿,小朋友,你为什么哭?”Kathy放柔声音,“是和家人走丢了吗?”


Peter抬头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陌生姐姐,“小姐,我,我找不到daddy了。呜……呜……”Kathy看着Peter哭,简直要疯了,谁,哪个不负责任的家长,让这么可爱的小宝贝儿哭?简直丧尽天良!她的一颗母性之心啊。“你叫什么名字?你有你家人的联系方式吗?你家在哪里?”Kathy把Peter搂到怀里,“不哭了小宝贝儿,你哭的我心都碎了。”


快要急死的Antony出动所有的无人机,终于在发现Peter失踪后的五分钟之内找到了他的踪迹。彼时万恶之源的Peter正在……额……狂啃一根棒棒糖,那股贪吃劲儿简直让Antony怀疑自己是不是虐待儿童。


Kathy伸手去摸Peter的头发,男孩卷卷的棕发让她手痒了半天了,然而一个冷冽的男声从她背后传出来,“拿开你的手,不准碰他,如果你还想要你的手的话。”Kathy转过头,银白色的铁人站在她面前,拿着掌心炮对准她。石墨烯的透明面罩里,男人的蓝眼睛里满满的怒火。


Peter看到Antony脸色不好,生生忍住了扑过去的冲动,“daddy……”Peter讨好似的开口。Antony依旧只是看着他,一动不动。“daddy……我不是故意乱跑的……”见Antony还在生气Peter越说越委屈,眼眶子也红了起来。


Kathy看到Peter要哭,立刻就炸了,“Stark先生,你太过分了!把一个小孩子扔在那里可是随时会有危险的,这就是你们Stark家养孩子的方法吗?”笑话,老娘刚刚哄好的孩子,还能让你再给气哭不成?


“我是他父亲,怎么教育孩子这不关你什么事吧?小姐。”Antony淡淡的开口,“想活着就一边儿去,别逼我动手。Peter,过来。”


Peter知道一顿打是少不了了,就慢慢的蹭过去,他还一抽一抽的,“daddy……对……对不起……”


Antony其实看到Peter哭的时候就心软了,他又不是什么不让孩子闯祸的家长,就算Peter把天捅了,他也能给补上。但是,这小子他长胆子了,居然敢一个人乱跑。Antony敢保证,他绝对没有这么慌过。就像是要把什么东西被生生的从身上抽出来一样。


Kathy见Antony的脸色和缓了一些,就决定离开了,临走前还不忘威胁他“别打他,虽然您可能不在乎您的名声再不好一些,但是想一想,等他明白事儿了,你还留的住他吗?”


Antony毫不客气的回怼,“虽然不知道谁给你的权利来指责我,但是,我的孩子,跟你没关系。”说完,架着Peter的小胳膊就飞走了,小家伙还开始没心没肺的笑了。


Peter在回家以后安安静静的等待着Antony的惩罚,他知道Antony很担心他,他抱着他的手都在抖。他明白自己闯祸了。


出乎意料的,Antony没有生气,而是递给他一个盒子,“礼物。”


Peter拆开盒子以后,惊喜地叫了起来,“哇!乐高积木!谢谢你daddy!”高兴了半天以后,他才诺诺的说,“daddy,我错了,今天不该乱跑的。我……我也给你准备礼物了!”Antony听到这句话挑高了眉毛,小不点儿基本上没出去过,他会给自己什么礼物呢?


Peter迈着小短腿跑到自己的小书包跟前,拿出来了一个加大号的棒棒糖,“给!这是那个姐姐给我买的,我没舍得吃这个,但是真的很好吃!”


Antony看着Peter认真的小脸,他吃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很好吃,谢谢你。Pete。但是,我还是很生气,记住了,以后除了我不能跟着任何人走,听明白了吗?更不准让别人揉你的头!”


“好的。daddy,我好困……”Antony看了看表,是Peter午睡的时候了,更别说他还哭了那么长时间,“等一会,吃完午餐再睡。”


等Antony把午饭端过来的时候,小豆丁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他抱起Peter,Peter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梦呓一般的嘟囔,“daddy……marry Christmas……”Antony拍了拍他的背,“Marry Christmas。Pete。”

















小句子

she said where did you wanna go ,how much you wanna risk?

铁虫:——假如你舍一滴泪,假如老去我能陪。烟波里成灰,也去的完美。

盾冬:——故人一直都站在君的面前,不问也不怨。

福华:——不管危不危险也要放下一切跟你走。

GGAD:——暮色遮住你蹒跚的步伐,走进床头藏起的画。

伏哈:——无能为力,尸遍满地,故人心已远。

露中:——我共他飞过地球万里,也一起熬梦想朝不保夕。

【铁虫】好梦如旧5

为大家揭秘。。。上一章。

Tony或者说Antony一直以为自己是多余的那一个,他觉得Howard和Marry从来不会关心他,他们只是一味地把他扔给Jarvis。后来,他长大了有了朋友,可是他发现他对于他们似乎并不重要,因为他们会抛弃他。再后来,他成了钢铁侠,他觉得拯救世界很重要,可是当人们一次次的把失去亲人归咎到他们身上时,他厌倦了。因为他依旧是人们心里一个多余的存在。

他感到迷茫。直到后来他因为一次意外被反转了人格。他才发现,如果说多余,那么他之前所珍视的才是多余的,除了那个孩子。

没错,他是特殊的,他和他们都不一样,他一直都在他身边,不论他是万众瞩目或是千夫所指。他单纯的,不掺杂任何利益的眼睛,是他最不能拒绝的东西。他会在他PSTD发作时闯进来抱着他,像安慰一个小宝宝那样安抚他的情绪,帮他驱赶恐惧。而不是简单的一味的要求他坚强,他要振作,他会告诉他,那不是他的错,他已经足够好了。他会在他陷入黑暗时把他从梦魇里拉出来。每次只要Peter在他身边,他就会觉得异常的安心。

那个孩子就像是一个小太阳。他一度认为他们是一类人,后来他发现不是的。那只是错觉,Peter是一个乐观的人,他和他不一样。他就像是一张白纸,而自己已经被墨水泼上了一层又一层。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那孩子喜欢他,他也喜欢那孩子,既然这样,那他们就应该在一起。谁也没有权利分开他们。就算是所有人都反对,那又怎么样呢?

他执着于绝境病毒,Peter也曾经劝过他,可是那时候他是怎么做来着?他好像把男孩吵了一顿,当时Peter的眼眶都红了。现在想想他可真是个混蛋,要是他那个时候停下来对绝境病毒的继续研究升级,Peter就不会死。

他知道男孩不省心,可是他觉得他可以保护他,他已经足够强了不是吗?他放任男孩出去行侠仗义。那个老冰棍曾经说过,Peter和他在一起,会被他害死的。他不信,那时候他觉得他就是上帝,他就是天神。这世界上没有他掌握不了的东西,所以当Friday告诉他,Peter没救了的时候,他恨不得毁了一切。Peter是被使用了绝境病毒的抢劫犯杀死的,他还记得他抓到那个人的时候,那个人绝望的眼神,“你夺走了我的光明和未来,你夺走了我最珍贵的人。他还只是个孩子!你应该已经做好迎接地狱的准备了,对吗?”他记得他是这么说的。在那个人受尽折磨濒临死亡时,他朝他大喊,“Antony Stark!害死他的人不是我!是你!他注定了要和我们这些亡命之徒对决!如果不是你的绝境病毒,我们根本连伤害到他的可能性都没有!哈哈哈哈!你该不会没想到吧?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不明白吗?你才是凶手!我,不过是帮凶罢了!你活该永远生活在黑暗里,你不配拥有光明,更不配拥有爱!在因为你的病毒使别人失去了一切时,你就已经万劫不复了!他是个孩子?那我的孩子呢!那我的爱人呢!他们都是你害死的,你以为你是无辜的吗?你手上的血还少吗?那孩子和你在一起,注定了没有好结局。明白吗?哈哈哈……”“你给我闭嘴!闭嘴!”那个人被他一个掌心炮轰的面目全非。那个男人一定是精神错乱了,他怎么可能会害死他的男孩?他明明恨不得把整个世界都双手奉上,但是,他真的说错了吗?

处理好了那个人的一切以后,他把自己关起来,没日没夜的喝酒,他不敢合上眼睛,他怕,他怕看到满身是血的男孩,他更害怕男孩会责怪他。可是他还是遇到了他的男孩,这次,他的男孩要带他回家了。他还是那么干净纯洁,还是那样软软的叫他“Mr.Stark”,真好。他的男孩回来了,就算是在梦里,他也不会再让他离开,他不会再让他受伤了。他发誓。





@屋顶上的天空蓝 其实伏笔就是。。。PP找错人啦。。。剩下的。。。剧透一时爽,灭霸来家访(捂嘴)

【铁虫】好梦如旧4



“Parsley,请你告诉我Mr.Stark他在哪?”Peter看着她问出了他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我不知道。这个只能你自己去寻找。”Parsley给出了她的答案,“我可以帮你,但是如果你自己去寻找。因为这样可能会快一点。”


“好吧。”Peter想了下,“你怎么帮忙?”“告诉我预言家给你的预言。我才能判断是不是该让你去。”


“他问我,如果我会后悔。我是否还愿意来。”“那么,你可能会有危险,或许会有意外。”Parsley看着男孩,她那奇异的眼睛盯着他,试图让他放弃,“所以,交给我。”


“不行,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们需要尽快找到Mr.Stark。这点你得听我的。”Peter毫不动摇。


“我真是不知道怎么会选择了你这么一根筋的人。”Parsley摇了摇头,“好吧,遵循你内心的声音,去找他,带他回来,不过,我求你不要抱回来点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啊!上次有个肌肉男不知道从哪个神奇的地方带回来一个满口黄段子的中二男,结果还让我欠了空间一个人情!所以,绝对不要!”她的声音拔高显得有些刺耳,“听懂了没有?!”


“懂了懂了。”Peter疯狂点头。


“跳下去。”Parsley指了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大坑,“按理说我应该陪你下去的。不过我现在需要帮你看着,因为你应该是一个幼崽,我需要保护你。”


“幼崽?我成年了!”“哦,得了吧小宝贝儿,你太脆弱了。”Parsley看着他。蜘蛛侠气呼呼的,“我不脆弱!我能单手把你拎起来!还有,你是不是蹦极爱好者?为什么和你有关的都要跳!谁要是恐高做了你的主人,得被你吓死!”


“好了我知道了你赶紧跳吧。”女孩把宽大的袖子理了理,露出半节手腕,然后嫣然一笑,“需要我帮你吗?”


“…………我总觉得……”你笑得好可怕。Peter话还没说完就被Parsley给推了下来。“啊啊啊!”Peter尖叫,“你怎么——”“赶紧找人!别废话!”Parsley的声音穿了过来。Peter腹诽,“我当时是吃错了什么药才会觉得她可爱的!”


这个洞更像是一个隧道,在可以称为墙的东西上,他可以透过窗户一样的东西看到一个个人行走在光芒中。但是他无法穿过那层透明的东西。


Peter在落下的时候似乎听到有人在叫他,他努力的朝声音的方向靠过去。


Peter看到Tony一个人孤独的站在房间里,他无力的坐在地板上,身边横七竖八地扔着一地酒瓶子,而他还在不停的往嘴里灌酒。Peter越走越近,他甚至可以听到Tony痛苦的呻吟,他听到他喃喃的叫着他的名字。


“Mr.Stark!”Peter一边跑一边大叫,“别喝了!你不能再喝了!”神奇的是,这次并没有出现那隔绝不同地方的东西,他就这么闯了进去。


Peter一把打掉了Tony手里的酒瓶,“你疯了吗?为什么要这样喝酒!”他面前的Tony愤怒的看向他,却在看清楚人的时候,眼里的愤怒化为惊喜。他一把抱住男孩,声音都在颤抖着,“Peter?你终于肯来见我了吗?对不起……我不知道会那样……对不起……”


“Mr.Stark,我来了,别害怕,跟我回去。”Peter小心翼翼地回抱过去,他忘不了那个时候Tony的话,他害怕Tony再说一次,他怕又是他自作多情,即使现在那很明显是一个拥抱,“我们回去吧。我们……回家。”


“好。”男人毫不犹豫的回答,“我们回家。”


于我而言,无论是哪,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家。


btw:这里有一个伏笔,猜中了的人。。。没奖励。。。(ಡωಡ)


如果我说Parsley是芫荽。。。会有人打我吗|ω・)因为正好在听斯卡布罗集市,就随手打了这个名字23333


本宝宝已经是一只废猫了。。。ORZ。。。


【铁虫】好梦如旧3

Peter感觉到他下降的速度在减慢,终于他停下来了。出乎意料的,他没有感到着陆的疼痛。Peter睁开眼睛,他看到自己在一个开满花的地方在他纳闷的时候,一个少女的声音响起,“你醒了?”他扭头看到一个东方女孩坐在身边,顺手就去发射蛛丝,可是他发现自己甚至连衣服都变了,他现在穿的是再正常不过的卫衣牛仔裤。“你是谁?外星人?”那个女孩笑了起来,“不,我是灵魂宝石。或者说,我是灵魂宝石的意识体。”“什么?意识体?灵魂宝石成精了?”“噗嗤。”她宽大的袖子掩住脸,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你很可爱。”“哦,是吗?谢谢。”Peter下意识的回答然而Peter此时内心戏足到爆炸,“东方传说里妖精是会吃人的,我的天啊,她该不会是想吃了我吧?别吃我!”一不小心,后面那句话脱口而出。


那个女孩立刻拍了一下Peter的脑袋,“我看起来就那么凶吗?像我这么可爱的姑娘!看起来会吃人吗!”Peter郑重其事的点头:“坏人也有很好看的啊!比如说那些美女间谍,蛇蝎美人你听说过吗?孤儿怨你看过没?”“……”


“咳,我看到了预言家在你身上留下的印记,你见到他了?”那女孩明显不想和他多说任何一句关于她会不会吃人这个话题,她相信她要是再说下去,她会被气死。“预言家?那是谁?”“好吧,一个奇怪的老头儿,大背头,带着墨镜。”Peter想起来了,“哦,他啊,见过。”“他说了什么?”女孩着急的问。“Mr.Stark在哪?让我带走他,我就告诉你他说了什么。”“没关系,我不在乎。”女孩扭过头,她的眼睛变幻出一种奇异的蓝,又像是紫色,“你既然可以见到我,说明我选择了你。我选择你成为我的拥有者,所以我会答应你的要求。要知道宝石只属于它选择的人。至于别人,他们使用这力量都只是在交易。每次当我们做一些事的时候,如果使用我们的不是我们所选择的人,那么他就要付出对等的代价。”


“等等,你说的意思是,你选择了我?而不是我找到了你?或者说,而不是别人得到了你?”Peter抓住了话里的重点。“没错。宝石选择拥有者,而不是拥有者得到宝石。每一块宝石都是有自主意识的。比如说你的朋友,Vison。他只是融合了心灵宝石的一部分意识,所以他可以使用它,而不需要付出代价,但是它不完全服从他。他只是使用者,而非拥有者。确切地说,你无法判断vision的行为出自哪里,出自谁。”女孩眨了一下她的眼睛,做了个鬼脸。


女孩的行为很好的让Peter放松下来,“说了这么久的话,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既然你选择了我,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女孩愣了一下,她没想到Peter会问这个问题,她眼睛里的光黯淡了一下,“我没有名字。从来没有谁给我取过名字,他们都只是叫我灵魂宝石。”


Peter看着女孩儿,想了想,“我曾经读过一本来自东方神话书,那里面有一种花,很漂亮也很神秘,同样也很孤单,它叫曼珠沙华。传说是唯一盛开在冥界中的花朵。而在东方,灵魂一般都要去冥界的。所以我可以你沙华?enmm,不行,不好听,这听起来像是沙发。而你这么漂亮。”女孩笑了笑,顺手揪下一朵花,“没关系的。花开不见叶,叶落生花。火红一片,刚刚你说的就是这个。”


“可是我还是不知道叫你什么好,Parsley怎么样?”Peter歪着头,看着女孩。“很好听。谢谢你。”


【铁虫】好梦如旧(2)

本章爆发小虫~( ̄▽ ̄~)~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Peter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为什么突然叫我来?”“Peter,我们发现了灵魂宝石的踪迹。但是我们靠近不了,特查拉说瓦坎达曾有关于灵魂宝石的记录,大概意思是只有纯洁的灵魂可以避免献祭,打破以灵魂对等的法则见到宝石的守护者,我们所掌握的关于灵魂宝石的事仅限于这些。”Steve简单点明了起因,“我们要一起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把宝石带回来。毕竟现在多一颗宝石我们对付那些入侵者就多一分胜算。”

Steve的蓝眼睛里透露着坚定,Peter在那一刻失了神,心里明白了一些事,怪不得队长是那时候的精神支柱,他总是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能和队长他们一样,能够安抚别人呢?

当他们来到有灵魂宝石的荒凉星球时,Peter突然停了下来压低声音,“我们身后有人!”Steve立刻做出了反应,圆盾朝着Peter指示的方向甩了出去,Natasha和Buky的枪也准备就绪,这个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了,“Steve Rogers,好久不见啊,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没想到我居然会等到你们。”那个黑色的身影走近。“我的天啊,这是什么神奇的外星物种?他说的是英语?等等,现在整个宇宙都通行英语了吗?”Peter激动了起来。“他是红骷髅,Peter,他是地球人。”Steve决定如果他回去,他一定要禁止Peter看什么外星恐怖片,每次他看,基本上第二天都能看到小蜘蛛顶着一头乱毛和黑眼圈出现。

“说真的,如果不是我作为引路人无法伤害你们,Rogers,我现在就想宰了你。”“彼此彼此。”Buky突然插话。

一路上,Natasha从没放下枪,“嘿,特工,你那么端着枪不累吗?顺便一提,你杀不死我。”红骷髅把他们带到一个悬崖下,他向下指了指,“宝石就在那里。”Natasha望了望不见底的深渊,“你是在逗我们吗?”“不,他说的是真的,我感觉到了。下面有宝石。”vision的话让Steve感到无奈,“我们应该怎么办?”“非常简单,平等交易,灵魂换取灵魂。”红骷髅的声音带上了一丝玩味,“那个金红铠甲,之前来过。虽然他离开了,不过他又出现,到时让我有点好奇,如果他拿到了宝石,你们还来干什么,如果他没拿到。那他现在,到底是死是活,或者,半死不活?”

“你说什么?”Peter揪住了红骷髅,“Mr.Stark来过这里?他到底怎么样了?”“Peter……”Steve试图说点什么。“队长,你知道什么?”Peter回过头看着他,一字一顿,“告诉我,Mr.Stark,到底怎么了。”“Peter,冷静,我知道你和Tony……”Steve拉住Peter的胳膊,却被他一把甩开,另一只攥住红骷髅脖子的手一点点用力,“我很冷静。我从来没有这么冷静过。不就是因为我是个孩子吗?我已经成年了!我远比你们想象的要强大。凭什么!Steve Rogers,我有知情权!你又不是我父母,你没资格管我要做什么。”

“打开面甲。”Peter把红骷髅甩到金红铠甲面前的地上,有一种命令的口气,不容否决,“Tony Stark,打开它。现在。”“kid…I am sorry……”Tony无奈的声音传来,面甲后面空空如也。“我就知道是这样……”Peter低下头,喃喃的说,“我就知道……”“kid……”Peter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他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我就知道……你从来都没有把我真正的当成同伴……我告诉你我喜欢你的时候……你就只是笑笑,你明明也喜欢我的……我要求和你们一起战斗的时候……你只是把我甩得远远的……Tony Stark,你混蛋!你TM就是个混蛋!你现在给我记住,如果我能把你带回来,TMD告诉你自己,你配不上我,你就是个胆小鬼!”

“Peter!”Steve去抓Peter,可是蜘蛛侠的反应能力比他想的好得多,如果这是在战场上Steve觉得不笑成朵花都对不起自己的激动,可现在,他恨不得现在就废了那小子。他预想过无数次自己跳下去的场景,巴基可能会哭,Natasha可能会骂自己,可是他没想到,Peter居然直接就跳下去了。“Vision,拦住他!”Vision还没来得及伸出手,连女巫也没有反应过来,红蓝相间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后期会有白罐救场子。。。。吧。。。。。

【铁虫】好梦如旧


被Friday通知要集结的消息以后,Peter从梦里醒过来,他看到自己的枕头湿了一大片。他做了一个不怎么好的梦,但是他已经记不清楚梦里发生了什么,只是依稀记得他很悲伤,撕心裂肺的悲伤在他睁开眼睛之前都在侵袭着他。


“我想,我们得去一趟瓦坎达。那里有关于这次入侵的信息。”队长在复仇者联盟集结以后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相信一个不知道是谁在梦里面胡乱嚷嚷出来的一句话?”Tony一如既往的提出疑问,“难道呆在纽约就不能想办法了吗?”“发生了什么?”Peter睁大眼睛看着他们,“为什么要去那?”“你什么都不需要知道。”Tony冷冰冰的声音透过战甲的面罩传了出来,“呆在这里。”“为什么?我也是复仇者的一员!”Peter大声嚷嚷了出来,“你们这是在针对我吗?”Natasha看了看正在闹小脾气的蜘蛛侠,轻轻地笑了起来,“Peter,你要明白,一旦我们都离开纽约,我们是不能在第一时间接到危险消息的,毕竟瓦坎达不经常和外界联系的。”“那好吧。”Peter依旧是不开心的样子。


“再见,Peter。”Natasha和Wanda像是May经常在他出门时那样,吻了吻他的额头,“我们会很快回来的。”Tony也在离开前对Peter说了一些话,末了还不忘提醒一句,“别让我知道你偷偷跑过去,否则,Mr.Paker,看我怎么揍你。”


“well,他们现在都走了……”Peter·闲着没事就想皮·Paker在望着其他人走向飞机的身影时,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冒了出来。“Ned,听着,你不是一直想来复仇者大厦看吗?现在你有实现梦想的机会了,我给Friday了一个小任务,她会在你来的时候打开门,我在这里等你!”还没等Ned反应过来,他的死党就已经把电话挂了。“Peter,嘿,Peter!哦,我的天啊,他甚至没有考虑我有没有时间……well,I am sorry,Liz,Peter说他有急事要找我,我想……”Ned怂了怂肩膀,“对不起。”


二十分钟后风尘仆仆的Ned看着Peter,一脸不可置信,“你知道吗?我翘掉了和Liz的约会!我以为你有什么要紧的事!结果你就让tmd就我来看门?!”“嘿,兄弟,不要这么说,你现在背负着整个纽约,甚至是整个世界的安全。想想这是多么重要的事。好了,我现在要去瓦坎达了,加油!”Peter跑到了武器存储库里。


“身份确认,PeterPaker。你好,Peter。”Friday熟悉的女音出现在武器库,“鉴于Sir特别嘱咐过,所以我没有办法通过您的权限认定。”“他们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子……”小英雄气咻咻的坐在武器库门口发牢骚,“我已经成年了!cap在他还没成年就上战场了!这不公平!”


小英雄气呼呼的冲了出去。今天的盗贼们表示蜘蛛侠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今天下的手足够他们在监狱里老老实实的躺上几天了,这和之前他们只是被蛛网网住比起来,惨烈了不知一点啊。现在他们都害怕蜘蛛侠一个不留神手劲大了把自己的小命再搭进去。“上帝啊,求你了,把正常点的蜘蛛侠还给我们吧。”“再这么打下去他都不只是好邻居了,他可以担当纽约清道夫了!往死里打不应该是钢铁侠那种土豪或者浩克那种没脑子的傻大个的人设吗!蜘蛛侠来瞎凑什么热闹!”某知名纽约惯犯在监狱里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Peter一边咬着三明治,一边看着今天的报道,他顺手把手上的报纸扔到一边。“Peter,We need you,please,quickly!我们解决了你的战机使用问题。快来!”他刚到大厦就收到了来自队长的信息。


可是他在去武器库的路上撞到了一个头发花白,戴着奇怪眼镜的老爷爷。“哦,对不起。我有急事。请原谅。”Peter匆忙道歉。“嘿,孩子!你确定要去吗?即使你会后悔?”那个老人看着他,说出了一句不着头脑的话。可是他却觉得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识。在队长的紧急召唤下,Peter不得不放弃刨根问底的想法,继续跑向军火库。身后的老人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头,他在阳光下的身影逐渐变淡,直到消失在午后的阳光中。可是这些都没被Peter注意到。


不得不说,Friday的效率不是一般的高,昆式战机的速度也足够快,到达瓦坎达用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


飞机刚刚停下队长就迎上来了,“Peter,你终于来了。”Natasha和Wanda的表情有点奇怪,“Mr.Stark呢?他去哪了?”Peter看着他们,发现少了一个人。“Tony他……”队长刚想回答,就被背后的一道声线打断了。“嘿,kid,你怎么这么晚?”金红相间的战甲从远方飞过来,“我们等你很久了。难道你还在生气?”“嘿,Mr.Stark!说实话,有那么一点。”Peter一扫之前的不高兴。“那好吧,等回去我给你升级战衣怎么样?”金红相间的战甲里传来Tony的声音。“好吧,还有你答应过的,乐高玩具!”Peter忍不住笑着回答。


“你是Peter?很高兴见到你,我是苏瑞,是这里的公主。”Peter扭头看到一个女孩朝着自己笑。“很高兴认识你,你是公主?wow,这真是太酷了!要知道美国可是从来没有公主的!”Peter激动得不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公主呢!”


PS:因为只是一个梦,而且还没做完,所以是糖是刀不确定。。。碎碎念:啊啊啊。。。最近的事好多。。。我所有想看的文文!还!没!追!完!希望太太们不要弃坑啊QAQ @江上客居南  @江上客居南  @恶魔  @鸽王啊噗噗  @卷毛 @圣瓦克莱   @RedCloak 看看你们小迷妹水汪汪的眼睛。。。QAQ